<dl id="d5x6r"><ins id="d5x6r"><small id="d5x6r"></small></ins></dl>
<div id="d5x6r"><tr id="d5x6r"></tr></div>
<div id="d5x6r"><tr id="d5x6r"><object id="d5x6r"></object></tr></div>
    <dl id="d5x6r"><ins id="d5x6r"><thead id="d5x6r"></thead></ins></dl>
      <dl id="d5x6r"><ins id="d5x6r"></ins></dl><dl id="d5x6r"><ins id="d5x6r"><thead id="d5x6r"></thead></ins></dl>

      <dl id="d5x6r"><menu id="d5x6r"></menu></dl>

      “一堂質樸的汽車設計課”后記:夾在傳統和現實之間的現代設計

      • 發表于: 2018/09/27 19:29:00 來源:車云網

      民族性格是深深烙印在基因中的價值觀,它具有強大的遺傳性,幾乎不可能隨著幾代人的更迭就被遺忘。

      數日前,車云菌把韓國現代汽車捷恩斯造型設計副總裁,李相燁(SangYupLee)先生在北京的一次演講,以公開課的形式給連載了出來(兩篇)。

      在聽完這次演講之后,車云菌的腦子也沒停轉,繼續想了一些關于韓國現代汽車設計的問題,于是,就有了這一篇“后記”。

      韓國現代汽車捷恩斯造型設計副總裁李相燁(SangYupLee)先生韓國現代汽車捷恩斯造型設計副總裁李相燁(SangYupLee)先生

      車云菌眼中的現代汽車設計

      作為一個天天盯著汽車看,腦回路深層都是車轍印,血液里一半以上是汽油、放個屁都擔心尾氣超標,聽見發動機轟鳴就必須扭頭找聲源的汽車媒體人,在我看到能代表韓國現代最新設計風格的ENCINO和LAFESTA這兩款車之后,我打心眼里喜歡它們。

      是的,我認為ENCINO和LAFESTA這兩款車的設計,非常非常好看,但是另一方面,我恐怕需要承認自己的這個觀點,很少獲得周圍人認同。

      造成認同度低的原因,有很多方面,我這里就不一一解釋了,但是我在下面會試著分析韓國現代汽車設計在當下中國社會,正在面對或者將要面對的,那些來自傳統和現實的問題。

      民族性格是深深烙印在種族基因中的價值觀

      在中華民族的民族性格里,對“規矩”的喜愛,是刻入骨髓和基因的:

      這種喜愛,不單單可以從古籍中對“規矩”的大量引述窺見一斑——譬如說我們放在嘴邊的一句話——“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這句話出自《孟子》的《離婁章句上》,這意味著它的歲數至少有2300多年的歷史了;

      而且,“規矩”作為一種指校正圓形﹑方形的工具(來自百度百科),中國歷代工匠已經把“規矩”限制的圖形表達,深深植入了我們的審美基因里——譬如說,當你關注到身邊的雕梁畫柱、街道走向、城市布局這幾大領域的時候,你能看出來,從規矩引申出來的方圓圖形,構成了我們審美標準里的兩大核心元素,這其中,尤其是以“方”最具有外部代表性。

      拿故宮和天壇的平面圖為例(上圖和下圖),我們能發現,在這兩個最具中華民族美學代表性的建筑里,以“方”為核心的造型設計占了決定性地位,在“方正”之中,才是起到調節陰陽均衡的內金水河、祈年殿這一類“圓柔”之美。

      落實到汽車設計上,考慮到民族性格中這種對“規矩”的喜愛,國人大多會不由自主地對那些方方正正或方中帶柔的設計產生好感,最為代表性的例子就是奔馳的大G和路虎系列車型,它們憑借方方正正的設計,營造了安全的感覺(就像四方的城墻一樣),褫奪了很多高端消費者的心,無意中也起到了審美風向標的作用。

      除此之外,那些方中帶柔,最終呈“圓角”的汽車設計,也很容易獲得我們心理上的審美認同。就拿眼下比較流行的奔馳C級轎車為例,其算是流線美學的代表,但是當你從側面去審視這輛車的時候,你會發現它的側影依然有很明顯的“直線+圓角”特征。所以,它也算是“規矩”的產物,自然也容易俘獲消費者的心,除此之外,那些經典的老寶馬(方頭圓燈),就真不用我贅述了。

      我們把視線轉回到現代汽車的設計上,ENCINO和LAFESTA這兩款車有沒有符合中國消費者審美習慣的設計呢?

      有,比如說ENCINO的乘員艙造型和LAFESTA的車尾設計,車云菌認為這兩處設計的整體效果都比較符合中國民族性格中對“規矩”的理解,但是這兩款車的主要問題出在哪里呢——前臉設計和細節處理!

      如果你仔細審視一下ENCINO和LAFESTA的前臉和細節設計,你會發現有非常多的銳角(比如說二車前進氣格柵的嘴角),以及細長條的造型(比如二者的條狀燈)。

      而這兩個設計特點,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就像這種開咧的嘴角和條形眼,其實是極為非主流的美學元素(可能在少數民族那里倒是多見一些)。因此,當你尚且能被基因中的民族性格感化時,當你看到這兩個設計,很有可能會產生一種距離感,甚至不安定感(因為這不是你一出生就熟悉的風格)。

      所以,對于那些想迎合中國消費者的汽車設計師來說,想設計一款讓他/她們可以基本接受的產品,要懂得在“規矩/方圓”中打太極:

      比如說,當你設計“有方”,一般來說就不會難看到哪里去,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林肯(雖然這車賣得也不咋地吧,但是跟設計關系不大);

      但是當你的設計“無方”的時候,或者說“方過了”的時候,那你就要祈禱自己的運氣足夠好或者設計水平足夠高了,這兩方面的代表可以去看看老款的馬自達6和法拉利,它們是真的靠流線征服消費者的實例,同時再以凱迪拉克的設計為鑒,后者實在是“方”過頭了——雖然趨之若慕者也有,但畢竟是少數。

      與此同時,車云菌還想在下文的論述中,把LAFESTA和大眾新CC放在一起做比較,分析設計與時代、消費者心理的關系,畢竟二者都是偏重運動的設計風格,都采用了大量的線條和銳角的設計,但是大眾設計卻更頻繁地與經典、耐看聯系到了一起。

      汽車設計要符合社會的心理需求

      現在,很多設計師都力證中國未來的汽車設計是一個年輕化、個性化和運動化的發展趨勢,并推出了很多比較激進的設計,但是對我來說,我的觀點與此不同——在結合當下的社會現狀后,我認為未來中國社會中主流汽車消費者會更傾向于在保守中略有創新,在沉穩中表現自然灑脫,總體強調安全感和歸屬感的汽車設計

      這個觀點,我放在這里,不去親自證明,讀者可以結合“馬斯洛需求理論”以及中國經濟形勢試著分析一下,看它是否有可取之處。

      汽車設計為什么要貼合時代環境?

      我們經常聽到周圍人對大眾汽車的評價:大氣、經典!但是,我們是否想過大眾汽車設計被貼上這個標簽的背后原因呢?

      我們可以看看自己身處的環境:最近十年(可能都不止),不單單是北京,整個中國的城市建設和面貌都在飛速發展著。因此,當我們走在街頭巷尾時,已經習慣了道路兩旁連綿的腳手架和各種各樣、花花綠綠的新鮮事物了。

      在這種紛亂的環境下,我們把兩款不同設計風格的車置入其中,一款是線條硬朗但整體造型相對規整,細節不多的大眾新CC,另外一款是造型復雜,型面配合講究且細節豐富的LAFESTA,看看哪個能在嘈雜的環境中脫穎而出呢?

      車云菌認為,在一個光線、色彩和圖形都復雜,甚至是灰塵含量比較多的環境中,造型越簡單、越講究比例的汽車設計,越能脫穎而出——那些環境在車身上反射出來的鏡面效果,可以加強車輛的型面特征,同時硬朗的線條也更容易在復雜的環境中幸存下來;相比之下,那些講究過渡、細節和流線的車輛,則很容易被環境把自身特點給“稀釋”、甚至“破壞”掉,而且當車身積灰后,很多細節甚至會被遮蓋掉。

      因此,經年不變的大眾設計在中國市場持續收獲好評,很有可能是以包豪斯性冷淡為代表的設計風格,在中國社會特殊時期收獲的特別紅利。雖然我個人非常排斥套娃設計,因為這個設計策略真的無法給消費者帶來應有的設計附加值(這是汽車制造成本的組成部分之一),但從消費者體驗角度來說,以不變應萬變的設計策略在一個發展迅速但缺乏條理性的社會中,似乎很合用。

      相比之下,現代汽車的一些設計,車云菌認為是有些“處理過度”了,無論是細節還是顏色方面下的功夫,都已經超出了它對復雜環境的承載能力。就比如說現在日系、韓系車很喜歡采用的雙色輪轂,雖然這個設計會招一些人喜歡,但是相比一些高檔車采用的大尺寸單色多輻輪轂而言,就顯得比較浮躁,且有失檔次感

      但是,總體而言,從李相燁先生的講座中學到的很多東西,還是非常有用且具有啟發性的,比如說每一個車都需要一個設計基石的論述,就讓我對“家族設計”這個虛無縹緲的東西有了形象的理解。很希望,未來李相燁先生可以給中國市場引入更多他的設計哲學與設計經驗。

      相關標簽:
      現代
      • 車云星
      • 空間站
      • 福特星球
      • 蟲洞

      加料 /

      人評論 | 人參與 登錄
      查看更多評論
      杏耀是个大平台吗

      <dl id="d5x6r"><ins id="d5x6r"><small id="d5x6r"></small></ins></dl>
      <div id="d5x6r"><tr id="d5x6r"></tr></div>
      <div id="d5x6r"><tr id="d5x6r"><object id="d5x6r"></object></tr></div>
        <dl id="d5x6r"><ins id="d5x6r"><thead id="d5x6r"></thead></ins></dl>
          <dl id="d5x6r"><ins id="d5x6r"></ins></dl><dl id="d5x6r"><ins id="d5x6r"><thead id="d5x6r"></thead></ins></dl>

          <dl id="d5x6r"><menu id="d5x6r"></menu></dl>

          <dl id="d5x6r"><ins id="d5x6r"><small id="d5x6r"></small></ins></dl>
          <div id="d5x6r"><tr id="d5x6r"></tr></div>
          <div id="d5x6r"><tr id="d5x6r"><object id="d5x6r"></object></tr></div>
            <dl id="d5x6r"><ins id="d5x6r"><thead id="d5x6r"></thead></ins></dl>
              <dl id="d5x6r"><ins id="d5x6r"></ins></dl><dl id="d5x6r"><ins id="d5x6r"><thead id="d5x6r"></thead></ins></dl>

              <dl id="d5x6r"><menu id="d5x6r"></menu></dl>